深度依赖爱立信诺基亚 阿莱德IPO毛利率承压

深度依赖爱立信诺基亚!阿莱德IPO毛利率承压 | IPO棱镜

近年来,阿莱德经营业绩有所波动,且客户集中度水平偏高,来自爱立信、诺基亚两大两客户的收入占总营收比重均在85%以上

《投资时报》研究员辛夷

从古至今数千年,信息的传播形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的传播方式包括无线电、移动互联网以及即将到来的物联网等,都少不了网络通信设备的支持。

近日,爱立信核心供应商、专注于通信领域十余年的通信设备零部件供应商——上海阿莱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阿莱德),正式向深圳证券交易所递交招股说明书,申请登陆创业板。

本次IPO,该公司拟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不超过2500万股,拟募集资金3.34亿元,将全部用于“5G通信设备零部件生产线建设项目”“5G基站设备用相关材料及器件研发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投资时报》研究员综合阿莱德近期披露的招股书注意到,2017年至2020年(下称报告期),阿莱德经营业绩有所波动,且客户集中度水平偏高,来自爱立信、诺基亚两大两客户的收入占总营收比重均在85%以上,其整体毛利率承压的情况也引发深交所多次问询。同时,该公司还存在资产负债率逐年递增,现金流出多为股东分红的情况。

爱立信诺基亚营收占比85%以上

注于通信领域十余年的阿莱德,完整经历了从2G、3G、4G到5G的移动通信产业发展。该公司产品主要是作为定制化产品销售给通信主设备商、其他通信设备零部件厂商及客户指定的EMS厂商。

报告期内,阿莱德业绩有所波动,其营业收入分别为2.69亿元、2.64亿元、2.70亿元、3.0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290.53万元、6029.14万元、5135.30万元和6936.72万元。同时,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245.55万元、6507.39万元、7361.66万元、6780.83万元,与净利润合计数基本持平。

阿莱德主要运用直接销售方式对外销售产品,由于该公司的产品具有高度定制化的特点,且通信设备行业主要被大厂商所垄断,所以该公司采取大客户发展策略。

其下游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由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和三星占据,因此该公司天然面对客户集中度较高的情况。按终端口径计算,报告期内,爱立信及诺基亚主营业务收入合计占比分别为86.68%、87.23%、86.16%、87.89%,并且2014年起该公司85%以上的主营业务收入来自于爱立信和诺基亚。

爱立信作为该公司第一大客户,占营业收入的比重约在60%,因此报告期内,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受爱立信影响而波动。如2017年射频与透波防护器件业务收入下降8218.01万元、2019年相关业务收入再次提升均与爱立信相关。

鉴于通信行业的现有格局,在较长一段时间内,阿莱德仍不可避免地存在客户集中度较高和大客户依赖的风险。

5G在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更激烈的竞争。与诺兰特、飞荣达、迪睿合等竞争对手相比,阿莱德的规模较小,在供应链资源、市场资源等方面处于劣势,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容易受到行业波动的影响。同时,下游价格压力将向通信设备零部件厂商传导,该公司可能面临更激烈的价格竞争。

如果对主要客户的新产品项目开发失利,或在与主要客户的老产品份额竞标谈判中失去较大份额,阿莱德的业绩可能受到重大负面影响。

阿莱德主要终端客户的主营业务收入占比(单位:万元)

注:占比为各终端客户主营收入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

数据来源:阿莱德招股书

下游客户压价毛利率承压

阿莱德目前的零部件产品主要可分为三大类,分别为射频与透波防护器件、EMI及IP防护器件和电子导热散热器件。

近年来,由于消费者需求升级,无线网络数据流量迅速上升。但是,受“提速降费”政策及日趋激烈的竞争现状影响,通信运营商收入变化不大而成本压力较大,进而偏向于向通信主设备商压价。

招股书显示,阿莱德产品销售定价政策是依据“生产成本+合理利润”方式进行初步报价,在初步报价基础上协商议价和年度谈判调价。对于已经批量生产的老产品,客户会在每个自然年度提出降价要求。

比如该公司主要客户爱立信、诺基亚均会在与公司的定期谈判中要求该公司逐年降低老产品的价格。阿莱德存在下游客户进一步压价导致毛利率下降的风险。招股书数据显示,报告期内,阿莱德主营业务毛利率为46.14%、45.21%、41.40%和45.47%,整体有所下降。

另外,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60%以上的射频与透波防护器件,毛利率分别为43.70%、41.47%、38.60%和38.94%,也呈现一定的下降趋势。若射频与透波防护器件的毛利率进一步下降,可能对公司的盈利水平造成较大不利影响。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针对毛利率变动,深交所曾多次提出问询。阿莱德在3月31日的最新回复称,报告期内,公司不断推出高端产品,提升产品的附加值,高端产品收入的占比提升支撑了毛利率水平。

另外,阿莱德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也披露了相关风险,若后期采取“低毛利、高规模”发展策略,向其他行业如消费电子、新能源汽车等行业拓展,由于毛利率水平总体低于通讯行业,可能导致公司的收入规模增加,但总体的毛利率下降。

同时查阅招股书,《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报告期内,阿莱德直接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75.05%、76.03%、77.13%和77.51%,占比较高。如原材料价格波动,该公司的产品成本将受到一定影响,外加下游客户的压价,阿莱德的毛利率或将进一步降低,对其盈利状况也可能会产生不利影响。

资产负债率逐年递增

阿莱德所处行业为通信设备零部件业,是通信行业的子行业之一,通信设备制造业的研发支出较高,银行借款是主要的资金来源。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该公司负债总额分别为1.67亿元、1.86亿元、2.63亿元,2020年负债增长较多。而报告期各期末,阿莱德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5.84%、48.44%、49.53%和50.53%,可见,该公司资产负债率逐年增长,2020年上半年已超过50%。

对此,该公司给出的解释为,资产负债率持续增加主要是因研发总部基地项目建设应付工程款增加。

招股书数据显示,2021年内,阿莱德需要偿还的短期借款预计为8100.00万元,需要支出的的工程款预计为2491.86万元。而截至2020年12月31日,该公司可使用的货币资金金额为9073.20万元。

在这种情况下,阿莱德依然坚持为股东进行大规模现金分红。

数据显示,2017年该公司支付2016年股东分红5432.48万元、2018年股东分红现金支出3000万元、2019年股东分红现金支出4000万元,前述分红额度占当年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102.68%、56.71%、77.89%。

另外,根据其此前申请科创板IPO的招股书披露,2014年至2016年,该公司总计现金分红4.03亿元,远高于同期2.2亿元净利润。

针对持续的高比例现金分红,招股书中解释称,截至2020年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和未分配利润金额均较高,仍持有充裕的货币资金用于开展生产经营。

阿莱德部分财务数据指标(单位:万元)

数据来源:阿莱德招股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